古城刮起艺术风 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以艺术点亮乡村

来源:中国网 作者:  admin  时间:2017-11-13 01:30

“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”在黔东南自治州锦屏县隆里古城如期而至

古城隆里,向世界传播它的声音

隆里古城,是明代屯军的一座古城堡,至今仍完整地保存着明清时期的规划布局和民居建筑群。置身古城,犹如走入时空的隧道,古街、古巷、古楼、古井、古祠、古庙、古碑、古桥,都记述着她的历史底蕴与沧桑变迁。而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到来,已然成功点亮了这座黔东南古镇的全新打开方式。

艺术季总策展人爱默杨为观众导览

2017年11月8日,由中国舞台美术学会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主办,锦屏县委、县人民政府和中国舞台美术学会新媒体艺术委员会承办的“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”在黔东南自治州锦屏县隆里古城如期而至。美轮美奂的光影、国内外在地艺术与醇厚浓郁的传统民俗交织在一起,为古城和慕名而来的观众呈现了一场耳目一新的视听盛宴。

作为艺术节系列活动的重要版块,“新媒体艺术季” 邀请了国内外17位中外艺术家,以“艺术、乡村、不确定的空间”为创作主题。艺术家从7月初开始陆续到隆里进行驻留创作,其活动历时近半年直到今年年底。

隆里古城舞龙游街,庆祝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到来

舞龙列队

盛装的老人,古城在艺术节期间格外热闹

对于主题的选定,艺术季总策展人爱默杨解读到:“艺术、乡村、不确定的空间,这里的‘艺术’更多指向当代性而非媒介的划分;‘乡村’即在地,更强调其‘传统’属性,是一种现场的承载容器。而对于‘不确定的空间’,它既指向艺术充满丰富可能性的天然属性,又有别于传统的白盒子式展陈方式,将艺术家及其作品融入乡村语境,将古城空间营造成一件整体作品。”

艺术家驻地项目作品从古城东门的青阳门开始,德国艺术家马丁的《蓝色》作品悬挂在墙壁之上

舞美学会会长曹林的气模装置作品《蚂蚱》在城外稻田的灯光中焕发光彩

“确定性”是现有的乡村建设程式,是既定、封闭、完成的。“不确定”是不断生长、开放和可参与。中国的某些乡村承受着现代化进程中最糟糕的那部分——低廉的材料、千篇一律的复制、不顾自身文化历史逻辑的简单抄袭等。如果没有干预,乡村的未来是可以预期的。今天,包括隆里的很多乡村,都处在各种商业开发的转折点上。是沦为这个商业社会无数类似的消费工具的一种,还是成为支持文化碰撞,支持社会意义和理想主义观念表达的公共领域?“我们把隆里当作一个艺术介入社会现实、推动公共利益发展的机会。我们相信策展人、艺术家以及媒体的无私投入、奉献和独特表达,将有机会创造一个独特的发展模式。同时,也成就了策展人、艺术家和媒体改变及批判社会现实的理想。”

德国艺术家Ulrike Möschel的作品《为了月亮》将一个大型鱼篓装置陈列在荷塘

驻足李博作品前的观众

席华作品《踩着“石头”过河》用不锈钢复制河中自然的石头添补空缺,融入村民生活成为新的景观

的确,当人们谈论艺术之于生活和社会功用时,我们早已跳脱了美与丑这一初级层次的概念。而艺术和科技之于深山中的贫困古镇及其居民又意味着什么?“互联网+文化+旅游”如何有效落地?不同人群对于传统与当代的认知和接受程度……这些也许并不能简单的意淫并为之定义。换言之,活动的意义也不在于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,而是在于一种有效而真实的探索和实践。而这,必将是时间的磨合。其评估,更多应该以当地居民的视角反馈,而非艺术家与策展人的一厢情愿。这也是爱默杨格外关注的。

“在地性”无疑是本次驻地艺术呈现的探讨核心。将艺术作品与当地实景有机结合,而非牵强陈列——爱默杨的团队是认真的。隆里古镇并不算大,但民风淳朴自成一个熟络的生态系统,艺术家及其作品介入其中确实需要时间和智慧,也考验着艺术家的适应性和敏感性。

艺术家陈赛华冠在其作品《“聆听4”》前与之互动

事实上,艺术家们也是这样考量的。新加坡艺术家陈赛华冠的作品《“聆听4”》陈列在龙标书院门口,这是一件互动性较强的作品,观众对准话筒发声,其声音便会扩散传播,同时自己也沉浸在声波之中。“我希望村民从这里喊出自己的声音,而不被外界干扰,”陈赛华冠如此阐释到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